关于共享经济助力工业机器人发展的设想

2017-11-20 09:24

  “在空气污染中,汽车尾气排放占到三分之一。这是最接近地面的污染源,也是对人的呼吸影响最直接的污染源,而且不容易扩散。

  因此,有人提出了这样的设想:套用类似滴滴打车的思,让机器人工程师也能够接受附近企业的派单,解决部分企业的燃眉之急。但归根结底,这种方法并非长久之计,只有机器人制造商和高校、培训机构相结合,提供优质的教学与实践资源,不断培养机器人应用领域的后备人才,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当“应用型人才短缺”不再是制约机器人发展的“拦虎”时,工业机器人技术的普及也便水到渠成了。

  很多使用工业机器人的企业都普遍表示,负责调试和机器人的工程师已经成为行业的稀缺资源,一些机器人销售公司也同样反映自家的技术工程师不够用,今后还将加大人才培养力度。

  当“互联网+”成为一种发展趋势,并无孔不入地向每一个有可能被融入的应用场景渗透时,工业机器人(300024)领域也在寻找与之相结合的新径,而其中就包括时下已经被风口吹起的“共享经济”。此前一直在C端崭露头角的共享经济,又该如何迈向制造业厂家云集的工业机器人领域呢?

  此外,订单不足还导致了另一个问题:部分企业为了而“饥不择食”,使得一些在专门领域拥有技术优势的公司订单被抢,出现堪忧的情况。假如能搭建之前所提及的互联网平台,订单可以依据专业领域的不同,分发给擅长相应产品生产的企业,那么这些企业不仅可以继续,同时还能根据生产状况调整自身生产工艺、升级机器人设备,让整个行业形成良性分工。

  所幸工业机器人因其较高的采购价格而无法让风投机构过早跟进并大肆烧钱,才使得共享经济在这个领域得以“回归初心”。一位在工业机器人领域打拼多年的从业者表示,当下有许多使用工业机器人的企业存在订单不足,机器人闲置的情况,借助共享经济的思,可以通过搭建互联网平台的方式,让这些机器人再次动起来。

  追本溯源,共享经济本身的概念是指“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分享者利用分享自己的闲置资源创造价值。”这个术语最早由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Spaeth)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CommunityStructureandCollaborativeConsumption:ARoutineActivityApproach)中提出。

  众所周知电池可对外提供电能,这些能量来源于电池内部的化学能,电池虽然有着极大的用途,但其寿命往往不长,对外提供电能的能力也受到。

  留给东芝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由于旗下美国核电业务西屋电气破产,东芝需要在明年3月之前筹集7500亿日元(约合67亿美元),以避免自身股票在东京证券交易所被摘牌而停止交易。

  但该现象却是在最近几年流行的,其主要特点是,包括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这个第三方可以是商业机构、组织或者。个体借助这些平台,交换闲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或者向企业、某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

  上周末,一个旋翼镶嵌在飞行器身体当中的“精灵”——磁悬浮多旋翼无人机从800多个竞争项目中突出重围,此项目中航工业直升机研发中心(直升机所)设计员刘衍涛带领,“杀入”中航工业创新创业大赛决赛,获得评委们的高度赞赏。

  根据行业应用的经验来看,一家企业至少需要配备两名工程师,才能满足日常机器人的使用,但那些中小型企业在进行“机器换人”时步调往往没那么快,会先从一到两个工位开始着手。然而为了一两个工位的机器人就额外雇佣两名工程师,显然不符合中小型企业的发展需求。

  共享经济的前提是拥有“闲置资源”,将其合理利用,不仅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还能获取一定的经济回报。但在中国,情况又出现了些许不同,例如现阶段最火的共享单车,就并非闲置资源,不同的运营方在资本的帮助下,让生产厂商不断制造新的自行车,在人流量密集区大量重复的投放,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不必要的资源浪费,与共享经济的初衷也完全相反。

  实际上,现阶段的共享经济早已有些过于泛滥,从共享汽车、共享自行车到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许多人们原本并不太需要共享的物品也被互联网和资本插上翅膀,推至半空。